日期: 2020-04-29 11:15:24 来源: 教育思想网 浏览次数:0

教育只有从关注眼前走向关注远方,从单一评价走向多元评价,才能真正帮助与启迪学生。


2016年农历大年初九是个好日子,天气放晴,我回到母校(上学和工作过14年的地方),见到了20多年前我教的第一批学生。


我们偶然的相遇促成了今天的聚会。一次吃饭时,我恰巧遇到班上近二十位在外务工的学生在聚餐,我说:“同学们,你们回来了都不告诉我?”他们说,大家都想来看我,只是觉得自己做得不成功,不好意思。这句话让我久久不敢面对自己,我已经记不清20多年前到底给学生灌输了什么样的成人、成才、成功的观念,让他们对我有这样的感觉。师生原本应该亦师亦友,学生对老师应该既尊敬又感觉亲近,而非感到内疚,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成功与成就。


聚会那天,作为班主任,我被同学们邀请到台上,他们恭敬地请我“教导”他们,但我没有太大的信心给他们“教导”。这不是因为我矫情,而是因为我对教育有了新认识。


“同学们,24年后我们再度重逢,是什么让我们重新聚在了一起?有人说是情意,有人说是念想,有人说是期盼,有人说是寻找。但我认为是回归。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我仿佛又回到了当时的班会课上。“回归什么?回归当时的心态、心情和梦想。我们的记忆中最多的是某个场景、某个画面、某次交流、某份忧愁、某份欣喜等小事。而这些小事就是回归的‘线头’,正是拉着这些‘线头’,我们才不断拉出了回忆,拉出了念想,最后拉出了今天的期望与寻找。”


“这么多年来,我也时常想到我们班、我们班上发生的一些事、我们班上的同学。每次想到这些,我都觉得很温暖。但在与同学们交流时,我得知,好多同学一直都想和我联系,可又觉得自己没有什么成绩,不好意思,有些回避。这让我感到痛苦、不安。老师本想让同学们通过学习增强各种认识,但事与愿违,老师与大家一起学习时给了大家一些不完整、不全面的观点,误导了大家。”听到我这样说,同学们不知所措地看着我,不知我因何说这些话。


我没有解释,接着说:“今天,老师想和同学们分享‘成功’这个词。(我看到同学们个个都低下了头,有些面红耳赤,有些搓着双手,有些不敢与我对视,反正都很不自在。)好多同学初中毕业以后没有继续上学,而是直接走向社会,有些同学外出打工,有些学手艺,有些做点儿小买卖,有些在家种地,大家都觉得自己没有什么本事,没有取得什么成绩,说白了都觉得自己不成功。可什么叫成功,或者成功人士?我认为成功和成功人士,无非满足以下三个条件:一是能自食其力,对父母、对儿女承担起责任;二是遵纪守法,遵守基本的社会公德;三是能让亲友觉得自己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人。如果能做到这三点就叫成功,就是成功人士。”


“方老师,还有呢?”不知谁冒出了一句。


“没了,就这些。”


“方老师,你是在安慰我们吧?你怕我们不高兴、不好意思。”


“那你们说还有什么。”


“至少应该有辆好车吧?”有位同学应了一句。


“还应该有幢好房子吧?”“还应有一定量的存款吧?”……大家你一言我一语。


同学们的回答让我找到了当年我的不足或错误,那就是过于强调他们应该如何如何,过于突出以什么标准去努力、去奋斗、去拼搏,过于注重树立典型“成功人士”来激发他们认真学习。当时我过于注重让所有学生都变得一样优秀,如果他们达不到目标,就被有意无意地看成“失败者”。或许我们(老师、家长和社会)没有刻意给他们贴标签,可是我们的表扬、我们的故事、我们的眼神、我们的期望无不告诉他们什么是“成功”、什么是“优秀”。现在想想,每个人都一样努力,一样上进,一样拼搏,可能吗?每个人真的都能一样吗?都能一样进大学,一样有份“像样”的工作,一样“功成名就”吗?其实,答案很简单。只不过在当时,处在那样的环境里思考孩子们的人生,我没有想到答案。如果我能站在更宽广的视角来思考孩子们的人生,或许就会有不同的答案。


在不同的时间点上,从不同的维度看待教育,就会看到不同的教育风景。我们设置的目标不是人人喜欢,也不是人人都能够达到的。今天看似非常重要或者必须达到的目标,如果把“镜头”拉长,站在更远的时间点与更大的格局中去看,或许就变得不重要了,也不是非要达到的了。


教育是给人的一生奠基,不能指望通过教育把孩子人生所有的“需要”都准备好,供孩子一生使用。教育只能给孩子提供更多可能,这些可能只是提供一些方向,而非提供确定、单一和定性的东西。


在聚会的最后,我说:“感谢各位同学不仅让我们有了24年后的相遇,还让我们对生活、对亲朋好友、对未来都拥有了美好的期待。当时我们一起营造了让大家终生都期待和想念的氛围。同时,感谢大家宽容我在当时的工作中存在的不足和错误,由于我的不足和错误(无论是专业能力、教育观念上的不足还是无意的失误)给同学们带来诸多影响,我要向各位同学道声‘多多见谅’。”


聚会以后有些学生主动和我联系,在交流中,我感到他们的恭敬与谦卑少了,坦诚、直率、亲近感多了;担心与不安少了,询问与探讨多了。教育不能让人心存不安、心存失望、心存回避,而应让人心怀感恩、心怀希望、心怀美好。


从世俗功利的角度来看教育,教育就只是跳板,只是台阶,只是工具,只是常常被人指责的“怪物”,而不再是美好的回忆。通过教育获得“功名”的,有着“不堪回首”的悲伤,会埋怨教育过于刻板和世俗;在教育中并未获得“好处”的,得到过数不尽的“排斥”,被刺得满身是伤。


教育只有从关注眼前走向关注远方,从单一评价走向多元评价,才能真正帮助与启迪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