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练琴中禅定

日期: 2016-12-31 08:20:18 来源: 本站 浏览次数:0

文/卡卡

Point 1:重复的价值。

我曾像少年派那样怀着对各种宗教的浓厚兴趣去关注过《博伽梵歌》、《玫瑰经》、《可兰经》、《金刚经》、《楞严经》……最后发现,哪怕一个人用尽毕生精力去研究一门宗教的经典,充其量成为一个宗教专家,而所有的实修途径都是依靠每日不懈怠的诵经、禅坐、瑜伽等方式实现的。

曾问一个闭关修行三年的朋友,到底每天做一些什么事情。他说,其实也不是要研究什么高深的经文,就是每天重复念一些经文,其实理论上讲,你若是持续三年每天重复念一份菜单,也能从中获得安宁。

这句话予我极大启发。很多时候,重复做一件事情的最终价值并不在于重复所带来的结果,相反,重复本身就是一种价值。

放在练琴这件事上,“重复”的意义——抛开技术精进不谈——纯粹从对人内在态度的构建上讲,“重复”是一件意义深远的事情。

对一个初学者而言,乐谱上两个小节反复练习一个小时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而对一个附中的学生来说,两个小节重复练一个小时是相当普遍和必须的,对一个钢琴家而言,两个小节练上五个小时也不觉得有问题。

可见,练琴本身所拓展的不仅仅是技术层面的东西,而是我们的内心对于时间的耐受力。

当你的内在不具备与这些“不断重复”相匹配的定静之时,你才会感觉到重复是一件枯燥乏味的事情,你一旦具备了这种定静的素养,就不会对“重复”产生任何的负面的感受了,甚至于在我情绪比较低落的时候,可以通过这样简单重复的训练,来获得内心的平静。

但是这种能力绝不是从天而降,而是通过长期不懈的训练达成的,并且这样的训练常常是与人天性中的散逸、浮躁相违背的。倘若从小缺乏这类的训练,一个人在将来的人生中,就很难卓有成效,或者说难以拥有一颗沉潜的心。

很多家长以为,让小孩学会几首钢琴曲四处展示一下才艺就约等于让孩子成为了一个“优雅、有修养的人”。这是一种误解,而且糟糕的是,这种一开始的误解在遭遇了每日重复又枯燥的练习、抱怨、冲突后,不仅仅是小孩,连家长都很容易彷徨与放弃。

作为一个碰巧坚持下来的“幸存者”,我深深感受到,练琴本身最大的价值就在于,在不断重复训练中学会了漫长的忍耐,忍耐在通往美好的途中有诸多的笨拙、丑陋和乏善可陈。

在学琴之前,不管是小孩或者家长,往往都会把这个过程想象得优雅美好,然后他们的期待会被时间消解;继而日复一日的训练,令人产生了痛苦、烦躁、失望,而坚持下来的人会发现最终连痛苦、烦躁、失望也被时间消解。

事实上,练琴这件事需要被双重消解。首先是消解人们对它不切实际的美好幻想,继而消解了人们对它痛苦、烦恼的幻觉后,才最终恢复了真实的本相,方能待之以平常心。

说来似乎容易,而事实上,绝多数人会败给时间。坚持下来的人,往往就成了赢家。有时候,世界就是遵循了这个“剩者为王”的吊诡逻辑。也许并非因为你多么努力、刻苦或者拥有出类拔萃的天赋和超乎常人的激情,相反,你只要能常年累月的坚持不放弃的认真做一件事,最终就一定能获得价值。《道德经》里强调的“得一”(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真乃大智慧!


Point 2:专注力——“专注”并不是一种意愿,而是一种能力。

在《当下的力量》里,托尔曾列举这样的事例:一个小孩闲来无事会在纸上信手涂鸦,当他长出一个成年人时,也会在开会的闲暇中涂鸦,但是仔细看上去,成年人涂鸦的技能并不比小孩更好。这充分的说明:在缺乏训练的前提下,一个人的技能也好、心性也罢,都不可能得到的成长。由此,我觉得有必要谈一下,专注力的训练。

很多人认为,“专注”是一种意愿,是来源于兴趣。所以很多小孩练琴时间太少导致毫无进展时,家长总会说“他对练琴没有兴趣。”实际上在我看来,“兴趣”是一个伪命题。假如你家小孩所谓的兴趣是在ipad上玩“愤怒的小鸟”,那么你不妨试试禁止他玩任何别的游戏,每天只能玩愤怒的小鸟,而且要玩到最高级别玩家的程度,你看看他的兴趣还能持续多久呢?所以我说“兴趣”是个伪命题。

任何真正有价值的事情,在剥开光鲜的外表,燃尽最初的新鲜感以后,都无一例外的呈现出不那么有趣的本色。

当然有些东西是不需要训练而天然能攫取人们的专注力的,比如当你驾车在悬崖边时,或者玩一个非常刺激的游戏,看一场精彩绝伦的电影或者无聊的网络闲逛……但是其实靠以上的“刺激”来保持自己的注意力不涣散,无异于引鸩止渴。我们生活的时代,可以说方方面面都已经被“重口味”裹挟,从越来越油腻辛辣的食物,到越来越刺激视听的电影院大片,再到网络媒体每天触目惊心的标题党新闻图片、Ipad上每天出现的新鲜小游戏……其实这恰好暴露出,人类社会共同存在的的一个问题:专注力的日益丢失。

我们身处于一个信息爆炸的年代,网络、媒体、手机、邮件甚至于电梯广告都无时无刻不在有意无意的入侵我们的意识空间,占据我们的注意力。可以说,在信息不缺乏的时代,注意力就会缺乏。

回到专注力的问题。同所有的能力一样,“专注力”也是长期训练的结果。

我观察过,一个三十岁的新学琴者和一个六七岁的新学琴者,他们能坐在钢琴前专注练习的时间,并没有多大的差异,30分钟到60分钟。照理说,三十岁成年人的自控意识更强、学习动机也更加强烈,可为什么他们不可能做到对于一个十八九岁的音乐学院优秀学生而言非常轻松做到的事情——坐在钢琴面前练习五六个小时?唯一的原因:缺乏训练。

常识告诉我们,很多技能的训练要达到一定高度,需要“童子功”。事实上,童子功给予的并不是简单技能的打磨,而是在长期艰苦与涣散、懒惰相搏斗中,最终慢慢去除了很多内在的浮躁、动荡。

我观察到很多拥有常年训练项目的人,比如长期潜心练习书法、瑜伽、研习中医,或者是一个能够在琴房呆上五六小时不觉得痛苦的人,他们身上都共有一种静水流深般的沉寂感。不惊慌、不浮躁。我觉得这才是训练能带给人的真正优雅的仪态。这样的心智能力一旦成型,可以移植到任何学习、工作甚至于人情练达之中。

于此相反,缺乏这样的训练,人很容易在将来的生活工作中缺乏耐受力。我们常常看见很多年轻人频繁的离职、换工作,他们总是觉得自己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抱怨不公平的对待。事实上,他们外在情况的混乱往往是由于内在的无秩序所引发的。

 

Point3:为什么需要专注力?——在专业主义大潮即将来临之时,专注就是竞争力。

很多家长迫于目前读书就业形势的日趋严峻,被裹挟着帮孩子报各种兴趣班,目的是培养一技之长。但却用放任的心态去对待孩子在学习过程中的惰性、抱怨和不作为,最后以放弃收场,可以说这样的“学习”比什么都不学更加糟糕,除了给予小孩知难而退的人生经验外,毫无裨益。

作为一个理性有洞见的家长,应该不难看到未来的趋势:我们的社会目前正处于一个转型期,前十几年的高速增长事实上催生了很多行业的虚假繁荣,也让很多并不合格的从业者顺利的混进了各个领域,而如今高速增长的浪潮即将退去,就业形势愈发严峻,很多人开始恐慌,而在我看来,这反而是一件好事。在一个充分竞争的自由时代来临,大前研一所倡导的“专业主义”才能真正的在各行各业实现,而专业主义得以实现的前提则是沉潜与务本之心。

“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论语.学而》)。我觉得这句话放在今日应作如下解读:我们的“本”就是天命赋予的才能,比如让一个拥有绘画天赋的人去学音乐自然不是务本,而所谓的“务本”则是高度的专注力、自律心,将天赋的才能做到合乎“道”的地步,才是真正的“专业主义”。

所以身为一个理性而有洞见的家长,不应当以投机者的心态为孩子购买一堆“学习产品”,而应当反观自己是否拥有或者准备拥有一颗不惊不怖的平常心来陪伴孩子学习过程中的一点一滴,将苦乐哀愁都看作修行的一部分。同时,身为一个理性而有洞见的家长,你大可不必去抱怨这个社会的教育如何如何的糟糕,灌输小孩一堆学而无用的东西,反而应当从中找到正面的价值:假如整个教育的导向都与沉静、专注力、专业主义等等背道而驰,那么如果你让你的小孩拥有了这样的能力,Ta在未来的竞争中会是多么难得的人才?:)

小结:

行文至此处,还是作一首尾呼应。而今,这个世界上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灵修、禅坐、瑜伽等等,真是一件好事。但我更加推崇稻盛和夫的观点:在工作中修行。从而衍生出了:在学习中修行、在练习中修行等等诸如此类。好比禅宗所说的,担水砍柴皆能悟道。对一个人来说,最大的智慧莫过于,吃饭时好好吃饭,睡觉时好好睡觉,练琴时就心无旁骛的练琴。